Email us at :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公司总机:

咨询邮箱:

公司地址:

位于阿勒颇东部的武装分子当天袭击了政府军控

2018-12-19

位于阿勒颇东部的武装分子当天袭击了政府军控制区内包

双彦工作的地方藏在昌平一片老旧的平房中。斑驳的漆红色大门约一米多宽,只容一人通过,门口直通一条长长的过道,两旁摆满了尚未上彩的泥坯。左侧的房间里空空荡荡,没有像样的家具,地上一米宽的模具里有十几只一模一样的兔儿爷。

清晨6点,年近60岁的双彦像往常一样坐在里屋铺着报纸的木桌前,拿起细毛笔开始给泥胎上色。从制胎、彩绘到上漆,几个简单的制作步骤,他慢悠悠能做到太阳落山。一天超过12个小时的工作,他重复了40年。

作为国家级泥彩塑北京兔儿爷代表性传承人,双彦的作品曾获得过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金奖、北京工艺美术展“工美杯”特别金奖等各类奖项。大大小小的奖杯、证书塞满了仓库。

40年前,年轻的双彦从没有想过后半生都将与泥巴为伴。上世纪90年代初,意气风发的他选择离开家乡,奔赴深圳下海创业。与朋友合开的电子厂每日盈利额如流水增长,如果不是父亲双起翔的一通电话,双彦现在很可能是个早已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企业家。因为那个电话,他的后半生从此隐没在偏僻的昌平郊区。

双彦师从父亲双起翔,从小开始接触泥人儿。甚至在停课闹革命的时期,每天早上上班之前,父亲都会给他捏个小动物,放在桌上让他照着学,下班回来检查。

双起翔对这门手艺如痴如醉。他师从名冠京师的“泥人儿圣手”李荣山,1956年进入北京彩塑厂,作为最年轻的手艺人,拿的却是最高的“八级工”工资。不过十年,泥彩塑忽然成了“破四旧”的对象,所有工人被迫转入北京金属工艺品厂。厂子里一时哀声一片。

双起翔每天按部就班完成复制青铜器的任务,一下班便匆匆回家,进了里屋便偷偷拿起泥坯,开始目不转睛地描画,完全沉浸在创作的世界里。幼小的双彦夜里12点还能听到母亲责备的声音,原来父亲的房里还亮着灯。

又是十年,春风如初。十年的断档期,北京城市面上几乎看不到精巧可爱的兔儿爷、泥人儿的影子。厂里的彩塑手艺人四散而去,一些因年纪太大再也拿不起笔了。没有人知道“最年轻”的双起翔一直在偷偷地坚持这门手艺。双起翔根据民间传说与记忆,复原了传统的兔儿爷彩塑。

父亲得以继续泥彩塑的事业,他手下的泥塑脸谱个个栩栩如生,笔触润滑而力道足,一辈子的手艺全都体现在脸谱人物的那几笔勾勒上,因此在京城得名“脸谱双”。论起双起翔的艺术造诣,他前后共有774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是全国400多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之一。

每天都会伏在案前工作到深夜12点,等画出了一个满意的脸谱,他常会自顾自地举着欣赏把玩。泥人儿的创作需要从历史民俗中汲取灵感,他家里有满墙的史书,双起翔不是在创作就是在看书,甚至到了不交朋友、从不下馆子的程度。

父亲对工作的精益求精也投放在了对双彦的期待上。可双彦从小有天分,随便照父亲的作品捏个小动物,就能学得七八分像。为了严格保证这门手艺的纯洁,双老爷子明令禁止家里的老二老三碰。

可在双彦眼里,父亲太过严厉。好歹也是从小就学艺的人,可双彦几乎每次画的脸谱都被父亲直接扔掉,因为入不了老爷子的法眼。

上世纪90年代,双彦嗅到了遥远南方的繁荣市场的气息,果断地与朋友去了深圳闯荡。在市场经济的大潮里畅游,让远离家乡的他有一种天高任鸟飞的自由感觉。在北京一个月200元的工资,在深圳他却能挣到4000元。他与朋友合开的电子厂经过3年的经营,每日的利润都在增长。

电话里一向雷厉风行的父亲没有太多话语:“如果你不回来的话,北京这门泥彩塑的手艺就永远消失了。”

短短的几句话,父亲不关心他挣了多少钱,也罕见地没有训他,他却如鲠在喉。两边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一边是一手打理的蒸蒸日上的事业,一边是严厉的训斥和枯燥的学艺生活。一向听话的他犹豫了。后面的大半个月,他白天工作时想,晚上躺在床上也在想,到底要不要答应这个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的“请求”?

可是每当他想拒绝时,父亲无助的眼神就会浮现在眼前。父亲年事已高,一个人悲凉地面对着满面墙壁的脸谱面具,为之奋斗一生的手艺没有人继承。年轻的双彦度过了人生最为烦躁的半个月。那通电话就像一记闷拳堵在心口,“自由”和“责任”两个小人儿就开始打架,让他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

最终孝道战胜了一切。当他决定离开的时候,以为他那段时间的魂不守舍不过在想怎么拒绝。最终俩人遗憾告别。如今他的朋友已经身家千万。

传统的“父父子子”的伦理纲常,被双彦视为人生信条。“我是完完全全考虑我父亲的感受,也就是过去讲的孝道。”知道有的是苦日子等着他,他没有后悔过。

之后的坚持就像一个人漫长的旅途。“从那个时候起,很多经济利益和我不再有太大关系。”他知道,自己这一生的价值就在于传承这门手艺了。

回来后的日子平淡无澜。父亲的工作室在城郊豆各庄一个500平方米的四合院里,每天太阳一出来他和父亲先去走走路,而后便是一天的伏案工作。相对于父亲对工作的痴爱,一开始双彦并没有享受到太多快乐。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父亲吼一声。他的脸谱总会被父亲挑出毛病。恐惧始终伴随着他。父亲不允许手里的艺术品有任何的瑕疵。

画脸谱,要求一笔而过不拖泥带水,边缘不许有描摹的痕迹,不可用铅笔打底稿。“这个手劲不练千百万遍是练不出来的。”不仅要笔锋流畅,最难的在于眼神。人物的精气神全在于最后的“点睛之笔”。双彦画了40年的眼神,每一个“次品”都会被父亲扔掉。以致于他情绪激动时想到:“我和父亲只有师徒关系,没有亲情。”

那天他邀请朋友来工作室做客,拿出一个脸谱,得意地展示给朋友看。双老爷子正好过来“视察”,当着朋友的面,像往常一样把那个作品扔了,双彦大囧。朋友尴尬地打圆场,找个借口走了。他再也忍不住,质问父亲:“您始终对我不满意,您到底不满意在什么地方?”

双老爷子捋着胡须,慢慢地说:“我想让你呢,超过我。”他听后顿住,一时所有心绪涌上心头。他一直不能理解父亲为何对自己很残酷,所以才会选择飞去深圳,甚至整个学艺生涯布满伤痕。直到年近半百他才意识到,父亲不肯对他笑一次,不仅仅是想维护一个父亲的尊严;对他不断的训斥,是对他寄予殷切希望的另一种表达。

2009年,70多岁的双起翔已经提不起笔,正式退居幕后。双彦独挑大梁,他没有感到一丝轻松,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他首先关注到市场上五花八门的兔儿爷造型。自双起翔上世纪80年代复原兔儿爷,已经过去20多年,兔儿爷的造型越来越多样,也越来越与传统背道而驰。

兔儿爷是北京传统民俗玩具兼神圣,北京有中秋节拜兔儿爷的习俗。作为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兔儿爷背后有着丰富的民俗文化内涵,现如今知道的人越来越少。

相传某年北京城中闹瘟疫,百姓不堪其苦,嫦娥身边的玉兔下凡人间,女扮男装入室行医,最后累倒在一个庙前的旗杆下。后来民间便出现了“兔儿爷”的泥人形象,也因此派生出了与兔儿爷有关的歇后语:“兔儿爷的旗子

“现在的兔儿爷,有的背后有两三面靠背旗,手中的捣药杵都没有,甚至认为兔儿爷代表财源滚滚,这就像向观音菩萨求财一样,太荒谬了。然而外表萌化的“版兔儿爷”“微笑兔儿爷”在年轻人中更受欢迎,误传了北京兔儿爷。

2009年,一次在文化局开会,散会后主管非遗的处长走到他跟前提议:“双老师,您看能不能做一批版兔儿爷?”双彦当场拒绝:“非遗文化保护的是传统。兔儿爷的基本特征给弄没了,只留一对长长的耳朵,不是兔儿爷。”

“我要对得起历史,从我这儿就投降了,我就是罪人。”他手里的兔儿爷保留着原汁原味的传统元素,衣着韦陀菩萨红袍,身后单挑一杆靠背旗,神色凛然庄重。双彦没有开实体店铺,一些老北京人专门通过各路熟人打听来购买他的兔儿爷。

相较于双彦对兔儿爷原汁原味的传承,双家其他的泥彩塑作品盛名在外的原因是创新。“这一行最艰难的是创作,要有自己的特色,不能仿冒别人的作品。我敢说,我们的作品百分之百都是原创的。”

泥娃娃”获得银奖;2007年他看京剧《九江口》获得灵感,创作了脸谱作品《张定边》,荣获2007年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的金奖;2014年他设计制作的《北京鬃人》获得第八届北京“工美杯”铜奖。

每一个泥彩塑作品的创作不是凭空想象的,人物服饰、色彩运用等都不能脱节于当时历史。“我们家别的书不多,历史书太多了。”双彦对各朝代的历史文化了如指掌,从衣食住行、房屋建筑到文字书画,知识积累不逊于一个民俗专家。现在80多岁的双起翔老爷子还坚持每月读几本古典小说,虽然有时读到第三本就忘了第一本的内容,也要每天拿着放大镜看上一会儿。

传统的北京泥彩塑大多为摆件,为方便悬挂在墙上做装饰,双彦设计了浮雕式作品,在市场上大受欢迎,销量提升了许多。过去制胎用的胶泥随手可得,如今在北京郊区很难挖到了。双彦为此尝试将原来的制胎工艺改为用陶土“灌浆”成型,看似这是很简单的改变,却花费了他一年的时间。

双彦在讲起自己作品的时候,神色极其认真。从前他觉得每天重复工作,就像“念上几十年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样枯燥。“很多记者问我学艺的乐趣是什么,我说没有乐趣,只有寂寞。”以前他强调说,大师和匠人的区别是什么?大师必须创新。现在他强调的是:大师一定是从匠人走过来的,达到了工匠熟能生巧的水准之后,才有创新的资本。

接受采访的前一天,他刚在君悦大酒店参加一个颁奖典礼,领了奖他没拍照就回家了,具体奖项名字也忘了。后期的通稿里没有他的照片,他好像一切没有发生过。“我们家都是动手能力强,动嘴能力弱。

有着自己一套学习系统的他,看不上“所谓专家”:“连兔儿爷的性别都搞不清楚。就是因为他们瞎说,兔儿爷市场才会这么混乱。”

2016年,“非遗传承人进高校回炉深造计划”推出,绝大多数传承人报名踊跃,唯独双彦无动于衷:“不按老师的做毕不了业,学完了大家都同质了。那叫抹杀艺术。”经常举办展览、邀请双彦参展的什刹海民俗文化协会周主任说:“双老师是典型的老北京,局气。”

倒春寒的季节,双彦穿一件羊毛衫,在屋里来回走动摆放模具。他日常在工作室走动锻炼,完全不像前几年刚做过癌症手术的病人,只是脸上的几条沟壑和微驼的背暴露他已近60岁的年龄。豆各庄拆迁,双彦把工作室搬到了昌平横桥村,一个人隐没在这个没人关注的角落,转眼又是十年。

从前他觉得学艺的生活枯燥得没有头,现在的他则觉得时间越来越不够用。寻找传承人的压力始终伴随着他。慕名而来的徒弟并不少,但是真正学下去的不多,大多是来借他的名声做自个儿生意。

有一个年轻的店主来找他,恭恭敬敬地拜师,之后再也没出现过,只在外称自己是双老师的徒弟。后来双彦发现这个徒弟卖的正是“版兔儿爷”。双彦很生气,找到那个学生说:“你要再这样下去,就别跟别人说是我徒弟。”

双彦视“传承人”为他最重要的身份,对于求学者来者不拒。“我想着是好事,不然我这传承人不就失职了吗。”但他收了一波波无心向学的徒弟后,又重新思考要不要继续承认这些学生,“如果下一辈的传承人不是精品,我怎么对得起我父亲?”

现在一直坚持跟他学的只有儿子和侄子两个人。已经是家族企业老板的双财,没事就来大爷双彦这儿画脸谱。他说喜欢这些艺术品的精致、庄重和仪式感。作为双家的小孙子,双财从小一到寒暑假就去爷爷双起翔豆各庄的四合院住,他至今记得在偌大的四合院夜里总有怪声。盛夏时爷爷带他抓蚂蚱、看青蛙吸蚊子那些童年细节他忘不了,更忘不了工作室里挂满四面墙壁的脸谱。想起那些或怒目圆睁或耿直骁勇的面孔,他仍会感到敬畏。

双财打算继承下这门手艺。他已经在五道营看中一个店面,不到5平方米,每月租金8000元。双彦没有听说过五道营的旅游价值,一时非常惊讶,为什么芝麻大的地要那么贵?双财想,能有个自己的店,作为传播泥人儿、脸谱的基地,也算圆大爷一直想开店的梦想。

“泥塑是人类发展史上最古老的艺术。”双彦说,“我父亲一生的朋友就是泥。”经过一代又一代传承,泥彩塑这门技艺,像时光穿梭机连接起祖先与现代的生活,如今它由父亲传到了双彦的手里,还将在子侄辈中传下去。

初春的横桥村开始有了绿意,双彦像往常一样6点起床,在木桌前坐定,拿起笔开始勾画出一个个活灵活现的面孔。阳光透过纱窗洒在他的身上,时光仿佛静止在这个房间。

60年前,随着一纸协议的签署,历时三年的抗美援朝战争终以中朝人民的胜利和侵略者的失败而告终。在那场艰苦卓绝的战争中,无数中华儿女抛头颅洒热血,书写了不朽的传奇。

原芜湖市军分区司令员、现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陈德品老人今年已经82岁高龄,是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老革命。对于60多年前的那场战争,老人有着一段特殊的记忆。

1951年,陈德品随志愿军35师105团跨过鸭绿江来到了朝鲜战场,当时他任侦察股长,主要负责侦察敌情。在获取敌方情报方面,抓俘虏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可是据陈老介绍,在他们部队开进朝鲜之前,整个志愿军却很难抓到俘虏。陈老解释说,过去他们抓一些掉队的、伤病的或者是后勤保障的俘虏很容易,美军都是高度机械化的部队,士兵都乘坐坦克、装甲车,几乎没有步兵。而志愿军基本都是步兵,所以即使追击溃退的敌军也很难赶得上,自然也就很难逮住俘虏了。

世上无难事,遭受过挫折的陈德品并没有气馁,而是积极地谋划着新的办法,终于他们的机会来了。朝鲜是个多山地的国家,不少当地老百姓为了躲避战火,纷纷躲到了山上的洞穴里生活。一次,陈德品带领的侦察连队在敌军驻地附近发现了这样一处山洞,他顿时有了主意,带领战士们躲到了洞里,准备伺机行动。在埋伏期间,陈德品让战士们装扮成朝鲜老百姓的样子,每天在山洞口按照当地习惯头顶水罐、做饭,用来吸引、欺骗敌军。这时,他们的行动也引起了敌军的注意,可正当“鱼”要上钩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大雪,敌人便不再出动,雪就这样一直下了整整三天。在埋伏的第六天,陈德品他们再次故意“暴露”,果然敌军中计了。第七天下午,一个排的美军穿着白色雪地外套,在炮火掩护下缓缓地向山洞搜索前进。见此情景,陈德品他们并不着急,而是等到敌人走近时突然开火。这时,受了惊吓的敌军乱作一团纷纷后撤,而战士们则迅速出动,在溃乱的敌军中成功抓获一名朝鲜翻译和一名美军士兵。

陈德品的侦察连队抓获了美军俘虏的消息迅速上报到志愿军总部,彭德怀总司令马上派来了专车将俘虏送到总部审问。陈德品和他的战士们也受到了上级嘉奖,他们智擒俘虏的事迹还被编成了快书在全军演唱,并通过广播传向全世界。

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敌我双方力量对比悬殊的战争,由于没有制空权,我军的地面部队常常要遭遇敌机狂轰乱炸,损失惨重。在保卫我军安全和打击敌人的斗争中,志愿军老战士阮万钧所在的炮兵部队就是一支与敌人“空中狂魔”勇敢搏斗的威武之师。

现任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理事的阮万钧也是一位参加过多次革命战争的老战士,他随志愿军炮兵63师入朝作战,他的部队主要担任打击敌机的防空任务。阮老介绍,刚来到朝鲜不久,他们部队就与敌军打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他们负责保卫永柔机场,趾高气昂的敌军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以多批次向他们袭来,想要炸毁机场并一举消灭我军63师。“当时美机疯狂到极点,离地面只有30多公尺,连驾驶员的头,我们也看得清清楚楚。面对第一批上百架敌机,阮万钧所在部队沉着应对,在师指挥所统一指挥下,集中火力对威胁最大的敌机进行猛烈射击。随着一枚枚复仇的炮弹射向敌机群,当即击落敌机一架,首战告捷。当敌方飞行员跳伞降落时,63师的一位连指导员迅速带领战士将其擒获。而这一场景正好被带着照相机的阮万钧摄入镜头,将这个历史性时刻永久保存了下来。

美军不甘失败,随后又发动了多轮攻击。63师广大指战员越战越勇,与敌机展开“拼刺刀”式的陆空搏斗,又击落击伤敌机多架。阮老说,这场战斗从早上六时二十分开始,一直打到下午六时二十分才结束,整整十二个小时。总共击落敌机5架,俘虏飞行员一名,打死打伤飞行员多名。这次战斗也吸引了不少朝鲜老百姓观看,阮老告诉记者,其中有个朝鲜老大爷还伸出大拇指高兴地对他们说道:“吉原棍,曹斯米达!”(志愿军,好样的!)

经过这一仗,敌军不得不收敛了嚣张气焰,从此敌机再也不敢轻易对我军63师发动攻击。阮老介绍,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他们部队先后参加了保卫平壤美林机场、粉碎美军“绞杀战”等多次战斗,包括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儿子所驾飞机在内,共击落敌机233架,击伤1300余架,沉重打击了敌人,扬了国威军威。

如今60多年过去了,朝鲜战场的硝烟早已消散,陈老和阮老也离休多年。离休后,二位老人也没有闲着,而是将自己一生的革命经历作为宝贵的财富教育下一代,并继续发挥余热为国家建设而服务。

陈老从多年前就担任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会长,积极为军史研究献力,并长期为城市的文明建设事业出谋划策。阮老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响应国家号召,将自己革命生涯中所见所闻撰写成各类文章,为后代保留了珍贵的历史记忆。同时,阮老多年来一直坚持为大中小学校师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下一代,没有革命先辈的抛头颅洒热血,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记者

某某公司
官方微信

咨询热线: